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木纹裁决第七十八章赢了六场还剩两个

2020-09-19 来源:

裁决 第七十八章 赢了六场,还剩两个

……第七十八章赢了六场,还剩两个

同一时间,距离公爵府半个城的第一训练营里,气氛有些诡异。

那些平常低调而孤僻的平民学员们,一改往日训练结束后就呆在图书馆或宿舍里的习惯,东一堆西一团的聚集在校园里。或交头接耳,或激烈争论。似乎有一道暗流,在无声无息的涌动着,吸引着他们的所有兴趣,就连城里通宵达旦的狂欢之夜,也没心思参加。

而如果进一步仔细观察的话,就能发现,贵族学员和平民学员之间的距离,丝毫比往日更远了。偶尔有一个贵族学员路过,围在一起的学员们眼神就有些不对劲,然后不约而同地闭上嘴。注视着对方的目光,隐隐约约竟有一些敌意。

教导们对此心知肚明。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就只是一个进校时间还不到半个月的e大队新生。

“你们说,他们会怎么对付他?”平民圈子里,其中一个满脸雀斑的小个子问道。

“谁知道?”他身旁的一个学员道:“不过,要是在阿道夫大公的舞会上打起来,他可甭想讨到什么好。贵族们可不会饶过一个败坏兴致的家伙。指不定现在已经叫人把他给抓起来了!”

“这家伙也真是个疯子。明明知道斯嘉丽郡主这样的人物不是咱们这些人招惹得起的,他干嘛还拿鸡蛋碰石头?”一人道。

“闭嘴!”另一人呵斥道:“就是咱们都觉着自己聪明,才被人家这么骑在头上欺负!如果咱们个个都像他一样,嘿,也不至于现在这么窝囊。”

“咱们能做什么?就算团结起来,能和贵族斗?”被呵斥的那人反驳道,“我们一没权二没钱,在学院里他们还得顾着索兰大公定下的规矩和学院的体面,若是在外面,人家收拾我们只用费一句话的劲!”

“收拾就收拾!”前面那学员怒道,“他们收拾一个,还能把咱们全都收拾了?贵族也不是神。他们同样要遵守帝国律法。我们总是觉得惹不起惹不起,逆来顺受,被欺负了别说打,连一句话也不敢说,人家凭什么要尊重我们?”

说着,他咬牙道:“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反正今天我就服气那小子。人家有血性在阿道夫大公的舞会上和贵族叫板,咱们在学院里都还夹着尾巴过日子。真他妈羞人!”

“对!”旁边学员们的情绪也激动起来,七嘴八舌。

“大不了不在骑士殿注册。老子自己有本事,当个佣兵,也一样养活家里。”

“现在打仗,咱们都是预备军人,上了战场凭本事立功,就算挑战输一百场,也一样当贵族得采邑。今天乌合军小队那几个不就是吗?!”

“这窝囊日子,我是过不下去了。咱们来这里是学怎么成为骑士,不是来学当窝囊废的。”

“说得对,咱们为了毕业低三下四,那以后离开学院,遇见这种事情,又该怎么办?一辈子都这么低着脑袋过日子?”

同样的声音,出现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学员人群。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这个时候,大家才惊讶的发现,原来和自己有着相同想法的人并不是一个两个。这个时候,他们才说出了平日里只敢想不敢说的话,唤醒了被压抑在心底最深处,几乎快要被磨灭的血性!

而这一切,都是受罗伊的触动!

那个入学才短短不球员们都打得很出色到半个月时间的新生,正在改变这个学院。

群情激奋中,一个学员忽然叹了口气,忧心忡忡地道:“我估计,罗伊今晚恐怕凶多吉少。不说舞会里全是贵族,就是单说夏厉他们,他就打不过。我打听过了,上次他和项锋打了一次,养了好长时间的伤。这次……..”

众人一时沉默下来,心头有些难受。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帮助罗伊。他所做的事情是他们不敢想象的,而他面临的挑战,以及可能承受的后果,更是他们无法承受的。

最轻就是失去骑士殿注册的资格,被开除出学院。而严重的话……..大家甚至不忍去想象那些从历史书上看到过的,那些他们曾经听说过的,甚至亲眼见到过的场景――苦役,绞刑,钉上十字架,丢进麻风村,关进暗无天日的水牢,戴上烧红的铁头套,溺死………

当然,百分之九十九的贵族都是正常,甚至是正直的人。无论是为了他们的名誉还是他们的统治,他们都不会也不敢随意对人们做这样的事情。

可是,一群贵族中,只要有一个下决心对付一个平民,以上所有情形,都可能发生!

就在大家忧心忡忡的时候,忽然,一个去公爵城堡打探消息的学员,飞快地冲进学院大门,气喘吁吁地向呼啦一下将他围住的人说道。

“打起来了……无视宁猫儿刀子般的目光,罗伊收回了拳头,缓缓转过身,看向斯嘉丽和夏厉。

“五个人,我揍了三个,赢了五场……..”话音未落,他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一般,反手一记手刀,砍在狠狠瞪着他的宁猫儿脖子上,把她砍晕了过去,愉快地道:“…….现在是六场了。”

在斯嘉丽和夏厉几乎冒出火来的目光中,他嘴角勾起一丝讥讽的笑容:“还剩你们两个傻了吧唧的杵在那里摆姿势。时间不早了,冒昧问二位一句,是继承你们不要脸的贵族传统和渊源家学一起上呢,还是打肿脸充胖子,假装有风度的一个个来?”

人群里三层外三层,把城堡前院喷水池到大殿之间的空地围了个水泄不通。

四周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这个嘴巴毒下手黑的平民小子,大脑一阵混乱。

这个时候,刚才还玩世不恭站在旁边看笑话的皮埃尔,兰奇和沃慕斯利等人,神情都变得严肃而古怪。斯嘉丽扶住露台栏杆的手因为用力而泛白,距离罗伊最近的夏厉,更是容色如铁,浑身都绷紧了,如同一只蓄势欲扑的猎豹。

和他们比起来,罗伊倒更显得安闲自在。

站在已经晕过去的西沃克等三人中间的他,就如同一只站在挑战者尸体中的雄狮。他那单薄的身躯,在城堡的灯光下拖出长长的影子,竟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

此刻大家的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般。梦中,穿着一件夏衫的罗伊,就那么简简单单的走进了衣着华丽的贵族人群,在舞会璀璨的灯光下,将贵族子弟们的骄傲三拳两脚砸了个粉碎。他就站在那里,那么平常,又那么耀眼。

“这家伙就是入学日上闹事的那个学员?不是说他只有武装一星的实力吗?”第二和第三训练营的院长和教导们,在震惊地交头接耳。

他们很乐意看到第一训练营的学员内讧。可他们并不想看见对方冒出一个如此恐怖的新生。

是的,恐怖!能够在短短几分钟时间里,接连击倒包括一个朗星法师在内的三个二年级学员,这黑头发的小子,简直只能用恐怖和凶残来形容。

虽然现在的他只有武装四星实力,还翻不起什么大风浪来。更不可能影响到不久之后的学院间挑战赛的格局,可是,若给他两年三年时间,恐怕事情就麻烦了。

从刚才的战斗来看,他的杀气和战斗意识完全超越了他的年龄。如果不是在战场上锤炼过的对手,在他面前连百分之七十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一想到自己学院里的那些和这恶小子同年级的菜鸟新生,被他当沙包一样揍,大家就心惊肉跳!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这小子入学的时候,是不是只有武装一星的实力。如果是的话,那他怎么可能在短短十几天时间里,突破到武装四星?!

难道…….

“超量服药!”

就在两大训练营的人心中念头一闪的时候,第一训练营教导所在的人群中,已经传来了迪亚拉阴冷而有些幸灾乐祸的声音。

其他两大训练营的问题,也同样是迪亚拉在看见罗伊斗气时,就冥思苦想的问题。

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那是罗伊靠修炼得来的。据他所知,罗伊是十八岁之后才凝结战环的。这种天赋,即便是在e大队中,都堪称垃圾。按照训练营不成文的规矩,他甚至报考学院的资格都没有,入学日上,就该把他赶出去!

天赋这么差的家伙,却在十几天内做到了别的学员一年时间才做到的事情,这显然不是什么奇迹,而是歪门邪道!

当了这么多年的教导,他迪亚拉虽然在教学水平上,比不上卡梅尼这种金牌教导,可见过的学生和了解的把戏,却一点也不少。

很快,他就敏锐的捕捉到了脑中一闪而过的灵光。

“他用了极限提升术!”

迪亚拉的话,让人群一片哗然。

众所周知,极限提升术可不是什么让人羡慕眼红的好玩意儿,说白了,那就是以超量服药,以伤害身体经脉,透支未来为代价,在短时间内强行将斗气提升到某一个境界的歪门邪道!

这种事情,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少见。不过,通常这样干的家伙不是白痴,就是已经被逼到了绝境,为了达到某个目的而孤注一掷。

他们虽然能够通过药物在短期内大幅度提升斗气。可是,只要一次极限提升过后,他们的身体就会留下永久性的伤害。斗气不但不会再有进步,反倒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下降。

因此,所谓极限提升术,意思就是,这是斗气提升速度的极限,也是骑士生命的极限!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说得通了。

很显然,罗伊在输给了项锋之后,知道自己将面临更多的挑战,最终会被赶出训练营,无奈之下,干脆超量服用丹药,凭借药力强行提升斗气,其目的,就是为了赌一口气――既然我的前途毁了,我也不让你们好过!

而今天,他之所以敢接下挑战书,并一个人到这里来,就是因为他已经使用了极限提升术,破罐子破摔,回不了头了!

想通了这一点,法利等人的脸上,都露出一丝快意的笑容。

这小子还真是蠢。其他那些被赶出训练营的学员,虽然不能成为骑士,可当个佣兵还是可以的。未来,实力也有进步的空间。可他这样一干,气是赌了,人生也毁了。

要不了多长时间,大量的毒性就会侵蚀他的经脉,等到最终大爆发的时候,别说现在的斗气留不住,保不保得住命,还是一个问号!

“院长,罗伊这是…..”史蒂夫和霍夫,一左一右地站在古斯塔斯身后,一边忧心忡忡的低声问道,一边用阴冷的目光,看着那帮该死的贵族学员。

虽然知道罗伊不会这么傻,而且斗气出问题也不会影响到他的魔法天赋。可听到迪亚拉的话,他们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心。这可是暗营的唯一的宝贝弟子,要是他的身体因此落下了什么毛病,他们可是真会起杀人的心!

别以为学院教导就应该是书呆子老好人。二十年前他们手上沾的血,就已经多到一辈子也洗不清了!

“看着吧。”古斯塔斯毫不在意,淡淡地道:“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只要是蠢事,全世界的人都做他也不会做。相反,有些事情,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做不到也不代表他做不到。不管是魔法天赋还是斗气天赋,这小混蛋……..就是个混蛋!”

古斯塔斯毫不掩饰嫉妒语气的声音不大。不过,似乎也不怎么小,不光史蒂夫和霍夫能听到,一旁的波尔也正好能听到。

“魔法天赋…….”波尔的眼睛一亮,不动声色地瞟了古斯塔斯一眼。

古斯塔斯的目光,似乎也正好不经意地扫过来。

两人视线一碰,都转了开去。

波尔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和别人不一样,老人并没有怎么关注罗伊后面的两场战斗。事实上,从他看到罗伊和西沃克的战斗开始,他的脑子里,就全是罗伊躲开西沃克火球的画面。

他不是骑士,对骑士的战斗方式不感兴趣,也说不出罗伊的步伐身法有什么精妙特别。可是,他是魔法师。是一位在魔法浸淫了数十年的苍穹大贤者,学识之丰富,眼光之毒辣,不是在场的这些人可比的!

因此,他知道,那小子刚才那一战绝对不正常。他不是靠着身法躲开对方的魔法攻击,而是似乎有一种特别的能力……一种能够预感,甚至是看见元素阵的能力!

那小子,知道对方要放什么魔法……呵呵,呵呵呵呵呵(搓手),差了两千字,大家先看哈……RM


碧凯保妇康栓孕妇能用吗
云浮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防止掉发
友情链接
武汉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