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木纹轻舞情杀小说

2020-09-18 来源:

摘要:“情是——”萧西布缓缓地伸手到怀里握着那块木雕,胸腔里混着血喷出一句话来,“情是人心的思念,是坟墓里的人不愿看到的泪痕。” (一)

北风一夜呼呼呼地吹,雪就下了。

清晨醒来,孤单地伫立在窗口,萧西布环抱着手,向窗外远眺去,入眼的是一片白茫茫的山丘与沟壑。那山丘像是一堆堆隐晦的坟墓,那沟壑又像是一条条浓妆上的泪痕。——萧西布这样觉着,眼神里就有些迷离了,斜刺里思绪又跳转了七八遍,却怎么也跳脱不出那“坟墓”与“泪痕”两个词来。这两个词之间似乎有某种牵连,就连成了虚线,连成了千万个谁的思念。

风又吹来,扫起地上的雪花,唰唰地,直吹得窗棂“咯咯咯”地响。萧西布回过神来,忙要去关上窗户,却突然感觉自己的项侧有那么一丝丝的冰凉,那丝丝冰凉像是一钩冷月的边,又像是……是剑的寒锋。

剑的寒锋,——萧西布确定,心就平静了,伸出去的手就在半空中止了,又缓缓地缩了回来;随着这缓缓地一缩,右手的长袖也就缓缓地一抖;顺着这缓缓地一抖,他的指间便也轻轻地拈上了一柄小小的刀。那小小的刀迎着雪光,一闪,一闪,寸寸清幽的寒芒。

窗外的风,不知道何时已停,雪已驻,屋内的人未动。只有那川谷流溪般女子的声音轻轻地在萧西布身后响起,像是清风穿过琼瑶的孔,道:“‘寸芒一现,方寸必杀’,萧公子,你这飞刀的绝技我可是早有耳闻,不过,小女子却定要向萧公子问寻一个人的。”

当啷啷——寒光瞬息垂划出了一道银白闪闪的线,忽而又消失了,——手中的刀掉到了地上,萧西布没有说话,他的脑海里低回着女子这美妙的声音、低回着那似乎决绝的话语。终究是问寻什么样的一个人,让身后的她对生命也如此决绝,他在心里想。

萧西布当然想不明白,然而身后的女子也没让他再想,只听那清风透玉般的声音,泛着细微而又决然的寒再次响起:“我听茶馆里的人说,蝶窟十三右翼的杨殿青在你晓风残月楼?”

“萧某倒也想他在我晓风残月楼里,萧某定当尊他为上宾款待。只可惜,他根本就不在。”这些年来,晓风残月楼在江湖的地位已经越来越高,然而高处不胜寒,许多仅次于下的门派虎视眈眈,都想取而代之。而身为晓风残月楼少楼主的萧西布,怎能不枕戈待旦呢!

在此种情况下,要想高枕无忧,只有不断地壮大自己,让他门他派望尘莫及。因此笼络贵州一统苗人、在江湖上拥有不小的号召力的蝶窟一门,无疑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然而他虽是有过这样的想法,却就从来不敢付诸于行动,只因为父亲对苗人的成见实在不是一般的深了,时到如今,他依然忘不了父亲从小对他的教导,那教导只从一句“苗人苗疙瘩”开始,就骂出一连串污秽不堪的话语来。一连串接着一连环,就变成了循环复往的童谣,唱在他整个的童年里;一连串,一连环,变成了如今一不小心想起来就会莫名地痛的阴影。因此上……

身后的女子没有答话,她只是稳稳的,小心翼翼的将剑挪到了萧西布的喉前。萧西布一直没有慌惧,因为他始终感觉到了那一份小心翼翼,只是他此时的感觉又深了一分,他还感觉到她正从他的侧面静静地打量着他。

寒风一阵吹进屋里,吹过她的眼神和他的脸之间,像崖与崖的对立,空旷,如此的静默。好半晌,她才缓缓地收回了剑,又忙说:“你别回过头来,我走了。”

一阵风,倏然从萧西布的耳际消失,他没有回头,就看见窗外风起,吹向远方。那远方里雪花飞扬,那雪花飞扬里背影忽现,——婀娜白衣,一枚金环束着秀发直披在背脊,还有她手中握着的长剑。

她来时也风雪,去时也风雪,终究归于空寂。留下一个背影、一缕川谷流溪般的声音,在萧西布的脑海里交融、重叠……

(二)

萧西布最近在看一个人,他站在茶馆内阁的一群馆中人中,偷偷地向上座看去,用九百九十九种不同含义的眼神。但那个人却从来不看他,她收集着馆中人从四面八方带来的各种消息,眼神温柔地扫描过每一个人的脸,但若是那眼神遇到了萧西布,就堪堪地自动跳过去了。直到所有馆中人都退了下去,她依然只侧头看着窗外的雪景,仍不看还站在那儿一直在偷看着她的萧西布一眼。

“萧少楼主,其现可有得罪你的地方?”她从坐上站起来。说这话时,望向窗外的眼睛突然弯得像天上的月牙儿,对着空气的唇角也忍不住微微上翘。当然,彼时谁要是迎面看上她一眼,谁也就不会觉得这看起来无限稚气的姑娘,居然是打听天下的茶馆的馆主——简其现。

萧西布脸上的表情变化了九百九十九种,最后归静于一抹羞涩的红晕挂上了他的两颊。他走上前去,只一作揖,恭敬地道:“简馆主,区区这厢有礼了,在下如此冒犯馆主,实乃是无奈,想要等馆主愿意告诉在下一个人的消息。”

“哦——”简其现那样面对着空气的面容突然一僵,“公子一连好几天来其现茶馆内阁偷看其现,想不到就仅仅只是为了得到一个人的消息?”

“很重要的一个人的消息。”萧西布颔首,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时间的无涯似乎就在那一刻蒙上了情愫,情愫在往今的崖壑里,春草碧波。那一刻,他在袖中爱怜地轻抚着一块木雕,那木雕是他用飞刀耗时三天三夜刻出来的一个背影。本要把这 背影 呈到简其现的眼前的,但他心想 若是给她看,她若只是笑我也罢了,但若是她做出些奇怪的举动怎么办? 就将袖中的木雕攥了回去,正颜道: 前些天里,可有个姑娘向馆主您打探过蝶窟十三右翼,——杨殿青的消息?

“……”简其现愣了,她好似听到了一声春雷,划过这冬日的长空。萧西布见她没有说话,又描述道:“那姑娘身穿着白衣,用金环束着长长的秀发搭在背脊,她的手里握着……”

“没见过这样的一个人。”冷冷的非常适用于牛仔面料、床品、衬衫、毛衫、休闲服装的织造等方面。因此,简其现打断了他的话,似乎也再不想听他胡言乱语说下去。他愣在了那儿,良久,突然想说什么,却只好无奈地退了下去。

简其现忙从窗外回眸,只见萧西布的背影在远处的转角消失不见。她的心,像是被蜉蝣停歇过的枝条,突然感觉无限的惋惜。

“摇素!”她唤来了丫鬟,声音突然变得像是川谷的流溪,又像是清风穿过琼瑶的孔,“你看他的脸了吗?”

“哎哟 ,摇素哪敢看啊?这传说也不定是真是假,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叫馆主。”

“哎哟 ,没听过开个茶馆还叫馆什么主的。”

“我们开的是‘查馆’,不是‘茶馆’,是‘明查暗访’的‘查’,‘追根查底’的‘查’。”

“哎哟 ,您可是在那门楣上明明镌着‘茶馆’两个大字的!”

“摇素。”语气里忽然情深,但馆主的面容忽露狡黠,狡黠极了,她的眼睛忽然弯得像月牙,又忽然圆得像太阳,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愉悦呢!

“小……姐……”摇素的声音忽然颤了,带着哭腔。她忽然感觉这内阁的气温缓缓下降,心里虔诚地乞求一丝阳光。阳光在一阵沉默中果然不期而至了,偏偏又听 清风透玉般悦耳的声音冷冷地压了下来:“鉴于你从来不管我叫‘馆主’这一点上, 我罚你明天去看萧公子的脸。”

摇素的脸一下子白了,伸手从额上抹下一把冷汗来,半晌,才哭丧着道:“哎哟小——馆馆馆——馆主,摇素才十二岁啊!这——这——这害了单相思可——可是毁了一辈子的事啊!”

看着摇素急得都哭了的样子,简其现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但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容颜又蒙上了冰霜,就好像她从来没有笑过似的:“摇素,帮我把那‘朝夕对’拿来西厢我房间里来。”

“哦。哦。”似是来不急接受冷暗到阳光的转折,摇素愣了好一会儿才雨转初晴,忙双手拭去眼泪,“是是, ,我这就去拿来。”

……

西厢。西窗。简其现对窗点烛,那叫“朝夕对”的一双红烛被她点亮了又闪闪地映入了她的眼帘,她的眸光在火光里闪动,像是屋檐将落却又未落的雨滴。

她望向远方,远方只有朔风卷一地的银装,道是一场望却无回望的境地潺潺地在她的心里荡开来,她想起了第一次和殿青相见的情节,也是在这样的一个雪天吧,天寒地冻的,她蜷缩在树下打颤,肚子里饥饿碌碌,那时殿青不知道怎么就出现了在她的面前,递给了她一个热乎乎的烧饼……他将她领到了蝶窟,他对她说:难得你我都是孤儿,从此你做左翼,我做右翼,我俩就相依为命吧。多少年以来,殿青的这句话汇成了暖流,流在她的心上像一根羽毛轻挠着爱恋的痒,可是这是最可怕的,如果只是单恋的话——作为蝶窟弟子的她不会不明白这一点。

世间情深,莫过于单恋一个人,而情到深处,便会为情所困,然而为情所困并算不上痛苦,最痛苦的是在某种情况下,这样的情愫会引动蝶窟最残忍的杀阵——引魂杀。实际上,蝶窟一门就常常用这种杀阵让那些为情所困的弟子解脱。

幸好她没有为情所困,至少她没有单恋。殿青是什么时候也爱上她的?她不知道。只知道有一天,殿青就告诉她:他要娶她。于是他们就来到了这座城市,可是在他们临近成亲的日子,殿青就忽然失踪了……

她曾千方百计地寻找他,可总是一无所获,最后只好开了个茶(查)馆,凭借着她蝶窟弟子的号召力,在短短的半个月便可借天下苗人打听天下事了,只是在这纷纷扰扰的天下事中,她只关心殿青消息这一条。

然而讽刺的是,茶馆那么多人,那么多来自四面八方的消息,偏偏就没有一条是关于殿青的。就连那张“杨殿青在晓风残月楼”的字条,也是外界一个不愿留名的黑衣蒙面人送上来的,她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这其中的种种为什么,那时就兴冲冲地去找晓风残月楼少楼主去了,可是她失望了,她的直觉告诉她,那萧公子其时也并没有欺瞒她,殿青真的不在晓风残月楼里。

她把那字条放在了“朝夕对”的火焰里,点燃了,也不再有心思去想这其中的种种为什么,只呆呆地看着字条燃了灰烬,用自己原本就川谷流溪般的声音,落针遗音般轻轻地叹息:“殿青,还有一百一十四天便是我们成亲的日子,可是你在哪里啊,你在哪里啊?”

(三)

萧西布还在长廊里凭栏轻抚着他的木雕背影的时候,杨柳岸的春风带着桃花的味扑面而来——身着白衣如雪的女子把长发用金环束在身后,带着一柄长长的剑,赶赴这一场秘密的约会。约连排级才是真正的军队灵魂。目标要集中她的人,要用一个她背影的木雕告诉她一段暗恋的诞生。她似乎已笑他痴情,但却怎么也看不清她的脸——

从没像这个春天一样迷恋着冬日里一个瞬间的过往,那天地间曾有过的平凡的风声雨声虫鸣声都还来不及幻化,往复已成她一句简单的道别——

“你别回过头来,我走了。”

“你别回过头来,我走了。”

——声音依然似川谷的流溪、似清风穿过琼瑶的孔;只是走了的她,如今依然没有再来过。

最早把他从沉思里拉回到现实里来的,是一个去远方回来的黑衣蒙面的探子,揖而一声“拜见少楼主”,便把那远方重要的消息报给了他:

远在远方的蝶窟一门,果然离窟了一对人去另一个远方旅行成亲。那蝶窟一门里拥有一项绝世武技——沧海渡,而这一项武技需要男女双修。

萧西布一怔,心绪就纷纷扰扰了,黑衣探子的来报最终就化成了两个词,——成亲、双修。这两个词在他的心里纵横缠绕,绕得他一阵阵莫名的心痛。他很不情愿地把她和她寻找的杨殿青扯成了一对,——他暗恋的人是一个苗人,且和别人是一对,他的心……真的痛了。

在这茫茫人海中,他遇见了她,她一个离去的背影、一句道别的余音、一剑寒锋的冷……就这样轻轻地荡开了他心中的涟漪。他雕木刻影,留“她”在身边解一寸相思的苦,只不曾亵渎、不曾敢想象她的面容、她的名字。

可是……

爱在这卑微的悸动里,连想要雪落尘埃的归宿都是一种奢侈。

萧西布没有办法雪落尘埃。在他或再或三地隐痛的时候,探子又递给了他一块上好含香的木块,探子说这是贵州苗人用千年移花奇术接木上千种植物培养出来的上等灵木闻佛香木,又说了:佛在心中留,用这闻佛香木雕刻出来的自己喜欢的姑娘的模样,定能将她长长久久地留在心中。萧西布就在心里潮流涌动了,他闻到了一股闻佛香淡淡的无法名状的香味,想着就真的想将他最喜欢的姑娘长长久久留在他的心里了,就忙重金打赏了探子,差他退了下去,自己的一颗心就全都落到闻佛香木里去了。

但待他忙要再刻倩影,放在心上时,杨柳岸里,桃花园的园丁又急急忙忙报来了一条消息:一直清冷客稀的桃花园在这赏花的季节被一个人花重金包场了。问那包场的人是谁?一个身着青衫的潇洒少爷——杨殿青。

生活总是时不时地给你来一点点惊喜,今天就喜事连连,首先是闻佛香木让他有了更深的意义把她长长久久地藏在心里,接着是杨殿青踏破铁鞋无觅处的出现让他终于有了再见她一面的希望。

是的,他找不到她,就帮她找到她想要找到的人,这样他就有了希望,哪怕仅仅只能见她一面。

他找来纸笔,要给茶馆的馆主写信,要请她把这杨殿青就在桃花园的好消息告诉他心上的那姑娘。遂想起那天在茶馆见简馆主的情节,想起她那憋腔憋调的声音,想起她听到他描述那姑娘时候的反应,瞬间觉得好生疑惑……

共 819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首忧美的曲子,清清亮亮,柔肠百转。情是什么?是萧西布内心中陡然生出的,对那个雪花飘扬里的婀娜白衣人的无尽思念。由此,引发了一场爱意流淌和恨意缠绵。杨殿青离开和他双双离开蝶窟的简其现,在婚期接近的时间里。简其现为了找到杨殿青而开设了茶(查)馆,借天下苗人打听天下事,只是在这纷纷扰扰的天下事中,她只关心殿青消息这一条。当她收到“杨殿青在晓风残月楼”的字条,兴冲冲地去找晓风残月楼少楼主萧西布,让萧西布陷入了情思。文章从开头到结尾,只是布置了一场蝶窟杀阵——引魂杀。萧西布是引魂杀的目标,而简其现只是一个被利用的道具。小说语言描述非常美,场景的描述和人物外表与内心的描述都细腻别致。结构布局巧妙,故事情节唯美,是一篇很好的武侠言情小说。问好作者!感谢作者赐稿轻舞,轻舞因你更精彩!好文推荐赏阅!【轻舞:宁心】

1楼文友: 11:16: 0 感谢土豆老师带来的精彩故事,文笔太优美,拜读学习!

回复1楼文友: 17:08:47 谢谢大家支持!看到你们每月发文量,量,土豆深感愧疚!特抽时间此作献给轻舞家人们!谢谢你们。

2楼文友: 1 :19: 1 午睡醒来,一场言情小说的盛宴在等待,美不可言,欣赏老师小说! 不要让他人的噪音,淹没了你内心的声音。

楼文友: 16: 7:00 土豆老师写的小说很好。拜读了。

5楼文友: 16: 9:18 精彩!拜读!学习!

6楼文友: 20: 0:21 欣赏老社长的精彩小说!向老社长问好!祝夏安!轻舞飞扬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从婴儿到幼儿,在风风雨雨中成长!自豪吧!

7楼文友: 08:16:22 在书上看到作者大大的《情死》,结束语好像让伦家陷入了一无尽的谜题,就问大大是否还有续篇,让搜 江山文学 来看这文,却发现我又陷入了另一个谜题:萧西布不会就这样死了吧?他和简之间的爱情总该有个结果。说书先生在《情死》里最后说出的 说江湖,道江湖,江湖有个萧西布。丹凤眼,貌比狐,排名第七在江湖;一瞬顾得萧郎面,平生相思度孤独 一下子拉到了最后一句,故事就到最后,就结束了吗?喜欢作者大大的比喻句,每一句都不平凡,都恰大好处,谢谢这篇文,评论作谢,希望还有续。我是我是三册。


哪种药治疗风湿疼痛效果好
想要软肝应该吃什么
先声药业登陆港股
友情链接
武汉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