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我的北大荒节能

2020-10-24 来源:

冬天,我的北大荒!

冬天,我的北大荒!

___难忘的知青岁月

当南方还是“青山隐隐起伏,江流千里迢迢。时令已过深秋,江南草木未凋”的时候,纷纷扬扬的大雪已经飘洒在北大荒广阔的原野。那洁白晶莹的雪花凌空飞扬,给黑土地裹上了一层晶莹光亮的银装,也覆盖了因没忙完秋收仍留执行国家发展改革委制定的全省统一最高零售价格。暂未实行全省统一价格的地区在地里的粮食。

那个季节,在南方许多地方还是秋高气爽、气候宜人,可是北大荒已经很寒冷了。为了使地里的粮食能在封冻前收回来,在天气放晴的时候,知青们穿着胶皮靰鞡鞋,要去掰埋在泥泞雪地里的苞米或大豆。不久,手套就会被雪水浸透,时间长了手指冻的会疼,同时捂在雪地里的双脚也有些麻木。当年我年龄小,又刚去北大荒,不懂什么靰鞡鞋保暖,脚上只是套着三双袜子(尼龙袜、布袜和家里亲人给我织的毛线袜)穿着崭新的中腰雨靴去拾埋在雪地里的粮食,以为脚上这样穿戴应该是既暖和又不会被雪浸透。结果,雨靴当天被刮破,雪水渗透进雨靴里,脚趾被冻麻,差点儿使脚趾被废。幸好发现及时,每天用手猛搓脚趾,使其慢慢恢复了正常。

北大荒过了九月份,便正式进入冬天。冬天的北大荒冰天雪地,寒风刺骨,四野茫茫,人迹难觅,冷的非常专注和无情。在冬天的季节里,清澈河流将成晶莹冰带,松软沃土会坚硬如石块。在零下四十多度的气候下,滴水成冰,出门不戴帽子不仅耳朵冻白,脑袋也会冻没了;不戴手套,手指就冻坏了;用手抓铁块,转瞬可将手上的皮揭去!出了门,脑袋和帽子、手套和手绝对是一个不可分隔整体。现在,我和南方的许多朋友说起那段往事,ta们眨着眼睛,想象不出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景。寒冷封锁了整个北大荒,在最冷的日子里,早晨八、九点钟天才亮,下午三、四点钟天就暗下来了。冬天,知青们饮食单一,每天两餐(大馇子和土豆)日复一日的大馇子、土豆,使知青对伙食产生了厌恶感。为了改善伙食,知青们曾经追打过狍子,杀过当地人豢养的土狗,有天晚上差点将一头独狼当成土狗相拼。

在我的印象中,有一顿早餐非常美味。那天,轮到一位知青去买大馇子,他随手拿起了一个大洗脸盆用水涮了涮,便去了厨房。回来后,热气腾腾的大馇子真香,大家都急着起来去舀一碗,觉得这天的大馇子太好喝,便都想着去舀第二碗。不知谁的眼尖,说:不对呀,洗脸盆里好像有只大老鼠。大家一看真的是只大老鼠,已被煮的…怪不得,怪不得那天的大馇子特香!除了饮食单一,干活的种类也单调。最常见的活是喂康拜因和去深山老林伐木来取暖。一般情况下,知青们干活比较愿意去深山老林伐木,因为那里风小,比山外暖和些,还有比较暖和的地窖可以歇会儿。有一天,我领着排里的几个人去伐木。一路上,我觉得这次去深山老林比平时要冷很多,坐上爬犁后一会儿就要下来跑一会儿,暖和一下以免冻坏身子。为了避免风直吹进身体,我把上海发的肥大、不合身的草绿色棉袄用草绳扎紧,这样能暖和很多。同时,将作为午餐的两个馒头塞到贴近心窝位置,以免冻硬难啃。虽然一路上做了防冻措施,到了伐木区一看馒头还是被冻得如砖头似的。由于一路上跑动较多,身上的水分需要补充,有时就在路途上抓把雪就往嘴填,有点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感觉^_^。那时的牙口真好,冻得这么硬的馒头都能啃动,而且生吃雪也不得病,身体的抵抗力算可以。下午伐完木坐爬犁回宿舍,觉得好像天更冷了。好不容易到达分场的宿舍,有知青告诉我们:“你们早上刚走,场部便来今天可以不出工,因为气象预报今天摄氏零下52度…”回到宿舍脱鞋时感觉脚底潮湿冰凉,抬脚才发现靰鞡鞋的鞋底已折成两截~天冷冻的!

北大荒冬天,室外滴水成冰,俨然一个巨大的天然冷库。在滴水成冰的冬天,一盆水泼出去,一会儿就结成了冰,排水便成了问题,因为知青们早晨或下午劳作回来都要洗漱一番,所以宿舍门前自然留下一堆堆“冰山”顺“冰山”流下的水自然会延伸到屋里,时间长了出行都成问题。隔段时间,知青们就要抡镐刨“冰山”

稍有空闲,知青们还要去刨粪。因为冬季,冻结在牛棚、猪圈和马厩旁的已经堆积如小半山高,如果不及时刨掉,来年四月份“冻人不冻水”的季节到来,将使马厩旁成为“粪尿满地流、腥臭传十里”的大粪场。刨粪,是个费力艰苦、技术含量不高的活,只要不怕脏,不怕苦,肯出蛮力就行。冰雪覆盖的粪土被冻得像坚硬石头,一镐抡下去,粪土溅起,径直往脖子、耳朵、嘴上飞去,一经体温融化,挥之不去,腥臭味十足,令我印象深刻!由于天气寒冷,几十镐抡下去,不少人手背震裂,震裂的口子周围布满血丝,疼痛难已。只有结痂后,手背才有可能不再被轻易震裂。在那寒冷的天气,没有人偷懒,只有努力干活取暖,别无他法。如此的劳动强度、艰苦的生两国在2004年起就有过互派警察的合作。活和迷茫的前途,知青们除了想方设法抵御寒冷、暖和肢体和解决饥饿,无法品味北大荒所带来的特有美景。

到了夜晚,一片寂静,一切似乎都朦胧入睡,只有偶尔的野兽嚎叫声和风吹窗框声依然显示着北大荒隐藏的生机。那个年代,知青们住的是劳改犯迁出去后的房子,一溜大通铺。晚上睡觉时,大通铺过道上那口取暖的大锅上放满了鞋毡手套(其实大锅很快就没有热气了)锅旁站立着一双双湿鞋,遇到稍暖的天气,整个通铺房间里弥漫着脚臭气味。睡觉时,几十个年轻的脑瓜互相挤挨,讲鬼故事,打呼噜、说梦话,形态各异,那种状态很是滑稽。

记得有一年,我睡在炕头上的窗户没有玻璃,连木框都坏了。“针大的缝,斗大的风”窗外雪花飘逸,北风凛冽,零下四十多度的气温滴水成冰,寒风从破窗口鱼贯而入,感到是那么的无奈,茫然无措和孤立无援,就像在野外的一只小绵羊,随时有可能被风雪淹没。宿舍如同冰窖,紧贴被窝呼吸的一头已见白霜。无奈,只有试着戴帽子、手套睡觉。好冷的房间,大家被冻得手足无措,却无可奈何。这时,有位知青发现将水从破窗口泼出,水会很快结冰在窗框上,并使窗洞慢慢变小。在泼了n次后,大家发现已无水可泼,而窗洞口只剩那么丁点儿。知青们的眼真尖,他们发现我的暖壶里有开水...!很快,我将水倒在脸盆里,凉下来后很快泼了出去。窗洞口封得很严密,一点寒气都透不过,可是,我的这壶开水,是我在凛冽的寒风中排了半小时队打来的开水啊!......

那年那月,我不喜欢覆盖尘世污浊的鹅毛大雪,不再喜欢低声吟唱:“不知庭霞今朝落,疑是林花昨夜开”“落尽琼花天不惜,封他梅蕊玉无香”的诗句,我的心情只想企盼阳光的普照和有个热热的炕头。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知青

知青是知识青年的简称,广义泛指有知识的青年,一般指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在中国,知青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称谓,指从1950年代开始一直到1970年代末期为止自愿或被迫从城市下放到农村做农民的年轻人,这些人中大多数人实际上只获得初中或高中教育。从50年代到70年代末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的总数的估计在约1200万至1800万之间。1977年高考被恢复,大多数在农村的知识青年想方设法要回到故乡去。1979年,国务院颁布了关于知青问题的“六条”精神,随后,大量知青通过各种途径返城。

女士有狐臭怎么办
宝宝奶粉过敏症状
皮肤干燥起皮什么原因
友情链接
武汉旅游网